五千年前到现在气候发生了很大变化吗,具体是怎么变化的,据说古中国犀牛分布殷商时期犀牛所能到达的北界

几乎深入人心的“全球变暖”论调背后,其实是发达国家与崛起中的发展中国家之间的政治经济博弈。我不想在这里过多讨论,只是回顾一下大中华区5000年来的气候变化。

目录指南

首先,两个必须提及的经典论文。

二、气候变化VS动植物分布。

三、气候变化VS朝代更替。

一、不得不提的两篇经典论文

关于这个问题,早在1972年,83岁的朱克真先生在《考古学报》第一期上发表了《中国近5000年气候变化初步研究》,1973年再版,《中国科学学报》第16卷第2期,1973年6月19日《人民日报》。这是朱老生前最后一篇发表的论文。全文只有5000多字,却汇集了他毕生研究的成果,包括大量的古代典籍和方志记载,蔚为壮观。是他杰出的学术生涯,受到国内外学者的高度评价。任何研究中国历史地理、中国环境史、物质文明史的文章都会引用这篇经典论文——截至目前,知网上下载量接近2.5万,引用量接近2800,真是大V!经典的城镇建筑图片。↓

根据历史和考古发掘,朱老证明,在过去的5000年里,中国前两千年,即从仰韶文化时代到河南安阳殷墟时代,年平均气温比现在高2℃左右。此后,年平均气温波动2-3℃,寒冷期出现在公元前1000年(殷末周初)、公元400年(六朝)、公元1200年(南宋)、公元1700年(明末清初)。汉唐是相对温暖的时代。这种气候变化是全球性的。气候寒冷时,从太平洋西海岸开始,从日本和中国东部逐渐向西移动到西欧。气温上升时,从西向东。在朱老研究的基础上,哈佛大学Bret Hinsch教授进行了更细致的比较研究和考证,结合了世界其他地区更多的文明变迁、气象文献、考古史料、自然地理和历史地理文献,并于1988年以“中国气候变化与历史”为题发表在《亚洲历史》杂志上(2003年翻译成《中国气候变化与中国历史》)。这第二个经典文献给出了中国5000年历史中温度变化的另一个基本轮廓(用括号标出):

中国新石器时期气候似乎特别暖和; 约在前1500年的商朝期间,气候开始变冷并可能在前1000年左右(商末周初)达到一次极冷; 随后西周早期气候开始呈变暖趋势,并持续至汉朝; 3世纪的东汉后期出现一个新的寒冷趋势,直至整个南北朝时期,气候都是普遍寒冷的; 7世纪(隋和唐早期)温暖气候回复并持续至10世纪(唐末、五代和北宋早期); 11世纪(北宋)相对寒冷; 12世纪和13世纪早期(南宋)有一短暂的转暖,但总的来说气候是趋向于寒冷的。此次转冷持续至18世纪早期(雍正帝登基后); 18世纪早期又一次转暖开始,除了19世纪中期开始的一次寒冷(1840-1890),这次相对温暖的气候持续至今。

有兴趣的可以下载这两份文件阅读,或者私信索取。

二、气候变化VS动植物分布

生于生物学,我们不禁关注5000年历史中气候变化对动植物分布和农业发展的影响。

公元前6000年,即新石器时代,气候温暖湿润,半坡文化(今Xi安附近,被认为属于仰韶文化)兴盛。考古现场发现了鲭鱼(河麂)和竹鼠的遗骸,但它们现在只生活在亚热带地区,后者经常出现在南方餐馆的餐桌上。新石器时代的碳化竹发现于黄河入海口,也就是今天竹子种植北界以北几个纬度的地方。↓

公元前1400年至公元前1100年的商朝,也是温暖湿润的。殷墟(今河南安阳)考古遗址中发现了大量的梅坑,现在梅子已经在这一带消失了。在动物方面,除了许多鲦鱼和竹鼠外,还发现了貘、水牛和野猪的生物遗骸。在公元前1300多年的武定时代,甲骨文中的铭文也记载了一只大象是通过狩猎获得的。河南古称豫州,“豫”是人们举象的象征。但Bret Hinsch教授认为,这些动物中至少有一部分是从南方引进的,因为在殷墟遗址中也发现了孔雀遗骸。↓

西周初期,整个中国都变冷了。《竹书纪年》记载,长江在公元前903年和公元前897年两次封冻,《诗经·子丰》也提到了九月的冰冻天气。然而,在东周和春秋时期,李树在Xi附近再次生长。是的,梅子就是这么任性。《左传》记载,当时颜家可以在春分到达雍国(今鲁南),但现在只能到达上海。可谓“山东唐前老燕飞进上海人家中”,说明春秋时期鲁南的气候与今天的上海相似。根据气象资料推断,春秋时期我国北方气温比现在高3℃。

温暖的气候持续了整个秦朝和西汉。《史记》中曾提到,柑橘、竹子、漆树在此生长生天以北地区茁壮成长,成功实现了“橘子在淮北仍是橘子”!《史记》还记载,公元前110年,汉武帝中期,黄河在荀子口决口,河南齐源郁郁葱葱的竹制容器被砍下来装石头堵住决口。装李子核和李子干的罐子是从长沙西汉墓中挖掘出来的。李子很少见。带他们去坟墓。这位美食家贵族确实为气候变化的考证做出了贡献。

到了东汉时期,也就是公元初,中国的首都洛阳出现了几次晚春的霜冻和降雪,造成了人和庄稼被冻坏的严重饥荒,但总体上延续了西汉温暖而强大的气候。因为南阳的张衡(发明地动仪的天文学家)在赋中提到,豫南的橘子种植非常普遍。但是三国时代,曹操为了和汉武帝种的石榴相比,在同阙梯田种橘子,结果只开花不结果。大写为“橘生于淮北为枳”,也预示着我国新一轮寒冷气候的到来。这一次新的寒潮在80年代达到最低点,因为晋代史书记载当时5月有霜冻。↓

整个南北朝时期,中国的气候持续寒冷。6世纪30年代,贾思勰《农业百科全书》《齐民舒窈》记载北方杏树开花、枣树发芽比现在晚2-4周。当时因为河南和山东的严冬,石榴树无法再在户外生存,但现在这两个省份的石榴树可以在户外过冬。在整个6世纪,有19个异常寒冷的冬天的记录,超过了历史平均水平。

隋唐时期的中国统一也开始了一个回暖时期。数据显示,长安城650年、669年、678年无冰雪,明显比现在的Xi安暖和。在7世纪,冬天更暖和。唐代咏梅繁荣的诗歌和有关柑橘种植的记载也证实了这一点,甚至农作物的收获和播种也相应地发生了变化。

整个北半球温暖的气候持续到唐宋时期,而李树在宋初种植得更为广泛。但是谁能想到,到了北宋中期(11世纪),苏轼和王安石生活的时候,梅已经消失在关中地区。这种寒冷一直持续到12世纪。1111年寒冷的冬天,太湖完全结冰,这一带的橘子全部冻死,杭州下起了大雪。整个12世纪,中国北方和南方的霜雪时间比现在长得多。与此同时,南方的荔枝因寒冷而遭受毁灭性的损失。唐代,成都还能生产荔枝。北宋时,苏轼先生不得不去成都以南60公里的眉山赏荔枝。南宋诗人陆游、范成大发现,连眉山都不产荔枝。现在眉山的荔枝又旺了。

南宋后期,也就是12世纪末13世纪初,出现了短暂的温暖。1200/1213/1216/1220年杭州没有下雪。1224年,道士丘处机写诗记录北京清明杏树开花。但是整个13世纪,中国总体上变冷了,从中国西部开始。在成吉思汗的邀请下,丘处机进行了西游。1221年,据记载,新疆赛里木湖周围的高山雪线比现在低了几百米。所以邱道长走近牛家村的大雪只能是金庸先生发明的。1200-1400年间,极地气旋扩大,北半球气温骤降,导致中国和欧洲形成“小冰期”。↓

这个小冰期贯穿整个元朝,14世纪的冬天有三分之一以上是极寒的。14世纪也成为中国历史上冬季最严寒的世纪之一。1329年和1353年,太湖湖面结冰,严寒摧毁了长江下游的橘子。1351年,有一首诗记载,黄河比现在早一个月结冰。可见,14世纪是中国历史上最冷的时期之一,也是12世纪以来寒冷趋势的又一个低点。

据朱老考证,相对寒冷的天气一直持续到1520年,1500 -1600年出现了短时寒冷天气,随后在1620-1720年出现了长期寒冷气候。1654年和1676年,极端寒冷摧毁了江西的柑橘。是的,它仍然是一个橙子。从1650年到1700年的50年间,中国南方热带地区的主要河流和湖泊出现了多次霜冻和降雪。此外,袁小秀1608年至1617年的日记和谭谦1653年至1655年的日记都提到,大量植物的花期比现在晚了几个星期,说明当时气候比较寒冷。相对而言,明(1368-1644)和清(1644-1911)没有暖期。与商、汉、唐时期相比,明清时期最温暖时期的平均气温也较低。毕竟唐代黄河流域很多地方都是以梅命名的,比如陕西的梅科岭,河南的眉山,现在这些地方的梅已经消失了。

[/s2/]三。气候变化VS朝代更迭【/s2/】气候影响农业发展和农作物生产,中国5000年的历史也是漫长的农业社会史。因此,气候变化与政治动荡、经济发展、农作物价格波动、人口增减、土地使用、瘟疫控制、农民起义、游牧民族入侵乃至王朝命运息息相关。还是以时间顺序为例。

公元前1500年,北半球开始变冷,中国的气候也加快了。商代晚期和西周早期是这种转冷大趋势中的一个低温点。商朝灭亡的时候,正是生态环境发生深刻变化的时候。

东周时期,气候温暖,农作物生长期变长。孟子和荀子都提到北方的农民预期一年收获两季。有利的气候条件促进了人口增长。韩非子认为,人口增长迫使人们为有限的物质资源而战,成为春秋战国时期动乱的重要原因。与此同时,城市开始发展,许多中小城市在宗教、行政和军事意义上发展成为巨大的商业中心,这反过来又促进了人口流动。这些都是基于有利的气候条件带来的农业剩余。↓

西汉时期,降雨量波动较大,但总体温暖。这一时期也是中国农业稳定发展的时期。东汉末年,气候转冷,北方人口南迁,导致南方人口增长。中国经济文化重心南移始于东汉。气候与政治密切相关。东汉末年,气候恶化,新一轮严寒来临。公元225年,曹操的儿子曹丕甚至出兵渡过了冰封的淮河。

公元100年,降雨量处于低点,公元225年达到高点。随后,总降雨量逐渐减少,并在公元360年达到新低。很少的降雨可能会对中国西北经中亚的丝绸之路交通的萧条产生很大的影响。对于西北走廊脆弱的生态环境来说,降雨量的急剧减少容易使其更加不适合人类居住。↑

东亚游牧民族第一次大规模入侵中原是在386年至589年。在此期间,寒冷的气候使生活在北亚和中亚的人民更难生存。同时,中亚大部分地区干燥,不适合居住。由于旱季的到来,中亚民族受到严重影响,许多中亚居民放弃了定居。↓

南北朝时期(420- 589年),中国北方处于游牧民族的入侵统治之下,这一时期也是中国北方及周边地区游牧民族气候急剧恶化的时期。北方游牧民族赖以为生的草原越来越不适宜居住,农业产量的减少带来了巨大的压力。游牧民族避开寒冷气候,出兵南下,绝非偶然。此时,由于气候变化,中国中原地区在经济和军事上更加脆弱和不堪一击。当然,这并不是说中国北方地区在异常寒冷干燥的气候时期成为游牧民族的统治对象,隋唐在温暖湿润的气候时期统一中国只是因为气候变化。政治、经济、军事等综合因素是历史上谁能称霸北方的最终决定力量。但考虑到政治变迁与生态环境变化的耦合性,气候可能是决定中国北方政治命运的决定性因素之一。

根据降雨量变化的数据,唐朝在特别干旱的时期衰落,这可能会加剧唐朝面临的其他困难。唐朝末年,王献之开始了农民起义,875年黄巢首先在一个旱灾极其严重的地方爆发,也就是今天的河南省。战争随着唐的垮台而结束。由于弱小的唐政府对旱灾造成的饥荒束手无策,几年后,起义军攻占了,宣告了新王朝的诞生。所以,气候变化是促使唐朝衰落的重要因素。

与上述东汉末年、晚唐分裂时期一样,南宋(1127-1279年)和元朝(1206-1368年)的政治动荡也伴随着寒冷的气候,即上述“小冰川”时期。虽然寒冷的气候和政治动荡几乎同时发生,但很难确定它们之间的因果关系。中国北方的农业萧条和社会动荡可能是气候变化造成的,也可能与政治军事混乱有关。除了内乱,南宋后期和元朝的气候恶化再次与北方游牧民族的入侵相吻合。中原汉族与北方蒙古族的对抗,既是一场政治斗争,也是两种生态环境的根本冲突。因此,这两个生态系统的生存能力和平衡的根本变化可能是两个民族之间冲突的潜在因素。与南北朝时期北方游牧民族入侵的原因相同,中国和北亚、中亚的恶劣天气可能会削弱北方游牧经济的生存能力,促使他们在越来越大的压力下南迁。虽然这种联系比气候变化和内乱之间的关系更难证明。与此同时,雨水和寒冷的结合成了另一种灾难。李约瑟认为,欧洲的黑死病起源于1332年中国发生的灾难性洪水,这场洪水造成数百万人死亡。洪水迫使人们和啮齿动物四处逃窜,从而将疾病传播到其他地区。

恶劣的天气与明朝的建立是一致的,但戏剧性的是,明末的寒冷与明朝在中原的崩溃和满清的入侵同时发生。妥妥的“成功也气候,失败也气候”!

从1720年到1830年,气候短暂变暖。然而,从1840年到1890年,气候变得普遍寒冷。这最后一个寒冷时期始于1840年,距离太平天国(1850-1864)起义爆发还有10年。在捻军发源地皖北,水旱灾害等自然灾害频发,当地农民哀叹“十年八年荒”。气候变化导致饥饿和生计不佳,农民起义连续三年跟随洪水。一些研究表明,捻军起义的规模和程度因他们每年遭受的经济压力的严重程度而异。因为贫困农民以农业为生,而气候是农业经济形势的决定性因素,反过来又制约着农民起义的进程。

总的来说,这个千年尺度的庞大学科,对于气候、气象、历史、地理、考古、环境、生态等不同领域的学者来说,都有着无限的内容。希望能看到更多有趣的研究成果。

主要参考资料:

1.朱克真:《近5000年来中国气候变化的初步研究》,《考古学报》1972年第1期。

2.布雷特·辛斯基,兰勇等译:气候变化与中国历史,载《中国历史理论》2003年第2辑第18卷。

3.布雷特·欣施,“中国的气候变化和历史”,载于《亚洲历史杂志》第22卷第2期(威斯巴登,1988年)

(图片除特别说明外均来自网络,侵删)。

 


posted @ 21-10-22 05:21  作者: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国产亚洲精品情侣在线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